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天津时间晚七点 > 举目无亲

  对于十一郎来说,斯昆可以讲是一个极具意义的地方了,从小他就从叔叔们口中听闻这个地方。大墙叔叔,大康叔叔,卢卡姐姐,都是来自这个这个地方的,而且沿途也听说了,大墙叔叔貌似成为了这里的新城主。但他自己,却是第一次来这个地方。
  “果然是天然的战斗要塞啊!”看这依山而建的城池,他由衷地感叹了一句。
  来到这里,他有许多想做的事情,比如,跟大墙叔叔重逢,又比如,找大壮叔叔玩游戏......总之,此刻,他的心情是无比兴奋的。他大踏步迈进了这所城市里。街头巷尾都是热闹,路面上是庄严的巡逻兵,进门的监狱里基本上听不到任何声音,这说明,那里面没有罪犯。
  “看来,大墙叔叔还蛮适合当城主的嘛。”他兴致盎然地说道,便径直走向了城主府的方向。他打算先把卖铜矿的事放一放,毕竟,他真的很想大墙叔叔他们,而且,说不定,见着大墙叔叔之后,会对他的生活有着极大的帮助。
  城主府在斯昆城入门街道的末端,那是个极其雄伟的建筑,庄严而肃穆,两个史克人战士立于门前,似乎是门卫,俯耳向里面听,听不到任何多余的声音,只有呦呦鸟鸣,扫帚扫枫叶,还有翻阅书卷的微小之音。而闻,也只嗅得到一缕淡淡的书香气。
  十一郎迈开了步子,想进到里面,却被两个门卫拦住了。
  “何人,闯城主府作甚?”
  十一郎同他们讲:“我是城主的故人,希望能见到城主。”
  可那些人轻蔑地瞥了十一郎一眼,笑声道,“你这小孩,当真有趣,我们城主已是垂暮之年的老人了,你不过一壮年男子,而且我们城主这些年来从未出过斯昆城,怎么可能认识你一人类男人。”
  十一郎想向他们解释,“可我真的是你们城主的故人啊!”
  但这两门卫完全不听,略带讥讽地对十一郎说道,“这斯昆城这么多百姓,哪个不是我们城主的故人?今天来一个,明天又来一个,我们城主怎么接待得来?你还是走吧,免得我们轰你。”
  无奈之下,十一郎只好悻悻离开了。他有些丧气,不过仍心怀希望,他早听说过了,在这斯昆城,除了大墙叔叔当上了城主之外,还有莉莉安阿姨也开了个远近闻名的店铺,大康叔叔和李广叔叔都成了那间店铺的守卫,他打算去那里碰碰运气。
  这间店铺的名气很大,街上随便问个人就知道了,找到它并没有花多少的时间。只不过,当十一郎到店铺门口的时候,那店门上贴着一副纸条,上面明确地写着“公休”两个字。
  十一郎叹了口气,哀声道:“只能算我时运不济了吧。”
  无奈,他只能背着那些铜矿,朝城内的店铺走去。这些铜加起来能卖不少钱,如果要举个例子的话,卖完这些铜所得到的钱甚至可供整个小基地里的人一个礼拜的开销了,这可是笔巨款。
  如果是平常的情况,十一郎大可用这些钱去买建筑材料和老二他们一起盖一所不错的小房子。但现在,老二,紫蓝和龙套被那些强盗们围困在山丘中,一时半会儿是决计出不来的。而在那山丘中,又没有什么要用钱的地方,如果想买东西,从那儿出来,又须得提心吊胆。既然这样,十一郎还不如自己把需要的东西都卖了,然后再回去。
  可需要的东西是什么呢?
  十一郎苦思许久,终于得出了答案——武器。
  现在最为紧要的东西,就是武器,与强盗作战的时候,紫蓝的弩也坏了,老二和龙套使用的兵器也算不得什么好东西,十一郎自己的那把圣骑士长剑虽说不错,但也在战斗中遗失了。得赶紧给团队再购入一批更好的武器。
  虽说斯昆城就有武器店。可论起这片大陆武器最好的地方,还得是神圣帝国,斯塔克城。
  这样想着十一郎便出发了,他本以为自己会在斯昆城多呆几天的,可不曾想,不管是大墙叔叔,还是莉莉安阿姨,他都没能见到。
  十一郎走过了奥克兰之湾。
  “嘿。”期间,他体内的那个声音似乎又想找他谈话。
  “怎么了?”十一郎问。那个声音却只道了一句,“没什么。”就不说话了。
  路途中,十一郎遇到了许多商队和沙漠强盗,但好在他们扭打在了一起,倒替十一郎摆平了一道难题。历经四天的旅程,九郎终于能望见了斯塔克城的城门,这路上尽是黄沙,看不见一滴点儿的水,水壶里装的也早已经喝净,此刻的十一郎身体差不多接近完全脱水,他的脑中现在只有一个想法,要赶快去到斯塔克的酒馆里,用酒灌满自己干涸的喉咙和肚子。
  他步履蹒跚地朝城门走过去,守卫拦住了他,他知道,这是进每个城都要经历的例行检查。但他实在太渴了,就忍不住抱怨了一句,“快点儿?”
  “快点儿?”守卫用疑惑的口吻重复了一遍他的话。
  磨蹭了好一会,那些守卫都没有对十一郎的包做出任何举动。
  “给你一分钟的时间,离开我的视线。”另一个士兵说道。
  十一郎不解地抬起头,“为什么啊?我没犯罪,也没带违禁物品,为什么不让我进城?”
  守卫瞥了眼十一郎的机械手臂,用庄严而神圣的声音说道:“你的存在本身,就是罪恶。”
  十一郎怔怔地看着自己的手臂,这时他才记起来,小时候听淑芬阿姨讲过的:在神圣帝国,人类一旦装上机械假肢,就被如史克人,蜂巢人,骨人一样,被视为异类。
  无奈,十一郎只好掉头准备离开。可刚转过身子,一位圣骑士长带着一队圣骑士正好巡逻回来,立在了他的面前。
  “吼,看看这是什么人啊。”那位圣骑士长用轻蔑的口吻说着,一只手已经握在了剑上,他将剑高举过头顶,如宣誓般义正言辞地说道:“我以圣国之名,判你入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