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明日方舟Penguin > XXXIII:战利品

XXXIII:战利品


  法芙娜的心里已经有底了,W口中这个付出的人应该不是天狼,那会是......
  “你也可以当作我只是在胡言乱语。不过,那样的话依旧会有不可设想的后果产生。”
  “桃乐茜的强大我有保证,因为连我都不知道她的实力到达了什么地步。面对目前我所知的敌人完全不成问题。”
  听到这里W终于笑出了声。
  “你可以保证的她的实力,那么她的动机呢?她做这一切的目的背后呢?她让你成为了如此强大的感染者,但是你是否有为自己考虑的想法呢?”
  法芙娜完全没有理解W的这句话,「为自己考虑的想法」?听上去是小孩子为自己的利益强辩的口吻和话语。
  “为什么整合运动可以达到现在的规模,那么我可以告诉你这个答案并且不会对你有任何警惕。因为「我们」,都是有「野心」的,这个野心可能是为了自己,可能是为了某些人,可能是为了这个世界上的某种人,也可能只是单纯的为了回应自己心中的某个念想。因此所有的整合运动干部都怀有自己的那份强大的野心而追随塔露拉。”
  W并没有装作不可一世的模样,但是她微微抬头轻声细语的样子很显然给了法芙娜一种无形的压迫感。
  “那么你们的野心是......如同有意识的牵线木偶一般,追随你们的领袖吗......”
  “你没资格评判桃乐茜以及我们所有人,现在我会把你放到地面上去,找到你的同伴对敌人施以猛攻。”
  法芙娜在即将把W放下地面时却瞳孔一缩,在还有3,4米的高度直接把她丢了下去,自己瞬间朝上空飞去。
  如果她晚了一秒,法芙娜可能就已经被冲向她的Mon3tr撕成了肉块。
  紧接着,狂躁的源石法术不断的朝她涌去.....
  ——
  “阿米娅,够了。不能再继续下去了。”
  凯尔希的声音并不大,但是Mon3tr却会直接听从她的指示,停下了攻击并让阿米娅降在了地面上。
  兰帕特的源石技艺开始到达普通人的一个峰值,而且还没停止它继续增长的势头。
  这种感觉,就和当时与那个小女孩交手是一样的感觉。
  “时机成熟了吗?”
  兰帕特明白自己的逐渐成倍增长的力量给了塔露拉一定的压力。
  “若是时机成熟,我们早就可以草草收尾,但是看上去现实并不如意。”
  [塔露拉,开始了。]
  “是吗?”
  塔露拉的眼前被一片火焰瞬间隔开,那并不是普通的火焰,因为此时站在火海里的塔露拉给了兰帕特一种强烈的压迫感。
  “你说你是将死之人了对吧?”
  “我懒得搭理你。这似乎没有意义吧?”
  “无所谓,因为我们已经得到了我们想要的。”
  梅菲斯特已经收到了技术部的报告,在战场外围的隐匿无人机单位已经全程记录了战斗过程。
  “我们从来就想要在这里将你们一网打尽,毕竟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事情,确实没必要。”
  塔露拉光明正大的对另一边的霜星发起通讯,一只手把剑插在地面上。
  “是时候撤退了,我们真正的战场,可没有那么狭小。”
  “收到了,那么我这里该如何解决呢。”
  “如果你没有意见的话,就全部杀了吧。霜星。”
  “我记得黑釉城还有一个干部在你们那里...进行支援工作?”
  “不,她已经赶过去了。”
  塔露拉抬头看向天空,如一道狂风在黄昏中冲刺的法芙娜也低头怒视了塔露拉一眼。
  斯卡蒂躲过了一枚枚从远方丢来的爆破炸药以及一通掩护用的射击。
  弑君者并没有说什么感谢W的话,只是站在原地任由这个不正经的女人一只手搭在自己的肩上,看着在天空之上并逐渐消失在她视线里的法芙娜,无奈地笑着。
  “我可不想祝福那样的家伙,把我从半空中丢下来就这么一走了之。”
  “塔露拉这次的算盘打的怎么样?”
  “这你应该去问她本人,弑君君~”
  “那就算了...等等,你叫我什么?!”
  斯卡蒂之前的通讯到现在才有了回复,这让她不禁的皱了皱眉。
  “斯卡蒂小姐!真的非常抱歉,现场的医疗干员都抽不开身,罗德岛上的也有那么一点意外,华法琳小姐突然的晕倒让我和嘉维尔小姐都暂时没能抽开身...实在抱歉。”
  末药的语气非常紧张,而且支支吾吾的看上去确实是遇上了紧急事件。
  “没事,伤口之后处理也没问题。但是敌人的动向似乎有些奇怪,他们这是......要撤退?”
  ——
  “双向作战并没有特别成功,虽然按照我的计算在市中心那边的德克萨斯干员等人我是很放心的。看来是被敌人顺利获取了大量的战斗情报与信息。这是我的失算。”
  凯尔希对着所有干员的通讯器发起了集体通知。
  “整合运动即将撤退,我们也无法句继续追击。毕竟这里是龙门。”
  ——
  魏彦吾站在近卫局的大楼内,透过玻璃窗望向外面的战况,没有多作表情,只是冷着一副脸。
  “龙门不是什么可以任由不法分子甚至是恐怖分子为非作歹的地域,如果有......”
  在他的身后,是一个整合运动的红衣术士,他被绑住了双腿和双手坐在一张椅子上。裂开一半的面具下,被海绵塞住的嘴中不断的发出呜呜的呻吟声。
  “我不会让他们好看,哪怕是通过一切手段,我也会让你们明白......”
  魏彦吾转身,缓缓的拿下了他嘴中的海绵。
  “我....我说!你想知道什么!我全都说!不要杀我!”
  魏彦吾打了个响指,一个刑讯人员出现在了办公室内。
  “开始吧,之后把结果全部告诉我的夫人,不要让这件事给任何人知道。”
  “明白了。”
  魏彦吾深深的吸了一口烟斗,白气吐出后,眼神凌厉地瞪着十字路上的战况,以及那个站在整合运动最中央的女人。
  “果然这才是她的目的吗,那个小女孩可确实与当年截然不同了。”
  然后,他把目光移向了陈。
  “我向你补充一句,无论是谁也不要透露任何信息,包括龙门近卫局的任何一名警司。”
  “明白。”
  听到了刑讯人员的应答,魏彦吾再次深吸了一口烟,吐出。
  ——Arkni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