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我之命 > 61担忧顾虑的决定

61担忧顾虑的决定


  琉业区,黑冥私址。
  “墨老弟,想必都准备的差不多了吧,我们这边也都完成了,就等墨老弟说服贵公子了。”气氛一度尴尬,良久之后黑冥也是率先开口暖场了起来。
  然而墨岚与雪清然的脸色依旧不好看,看着黑冥皱起了眉头,墨岚说:
  “冥佬,外面的消息你应该知道吧,我需要一个合理的解释。”
  黑冥同样皱了皱眉,然而表面上依旧保持着笑意,说道:
  “墨老弟指的是贵公子的事吧,这的确是出乎了我的意外,没想到贵公子会触犯罪法。”
  “您应该知道我在说什么,犯不犯罪的确是我们这边的问题,可是大家都清楚,旋奂他什么身份都心知肚明,就这么抓进看管所是什么意思?你们裁决机关是不是还想把他关进五层监狱啊!”墨岚情绪激动,说到后面也不顾长辈尊卑了,直接冲着黑冥吼了起来,一边的雪清然则是一脸担忧,但同样是带着对黑冥的不满情绪。
  “这又…”而在黑冥身后的黑玄则是看不下去了,正准备说着什么时被黑冥制止住了,墨岚也看了看黑玄,一脸地复杂。
  只见黑冥摇了摇头,又摆了摆手,先前的和气也变得忧愁与无奈了起来,黑冥说:
  “此事确实是我们做的不妥,事情出来时我也挺惊讶的,上面直管裁决的那些老东西应该都很清楚,我也已经拖渊他去要个说法了,可能还得委屈这孩子一两天了。”
  “呵,当初反对我计划的是你们,如今提出合作的也是你们,现在发生矛盾的还是你们,我就想说,你们,究竟想要怎样?难道还嫌这个世界不够乱吗?”
  墨岚冷哼一声,手中的拳头握的紧紧的,此时此刻他仿佛又回到了过去,回到了对峙全世界的过去,然而现在的他已经不再是曾经的迷雾了,雪清然也不再是曾经的青云,黑暗的时代也已经不能被他们左右了。
  “墨老弟,老朽年纪也大了,有些东西虽然看得见但也无能为力,当年的事,都已经过去,如果墨老弟硬要个说法的话,老朽也只能以跪谢罪了!”
  黑冥双眼复杂,一把推开旁边的黑玄,就这么弯下了身躯,已经打算下跪了。
  当即几人就都是愣住了,墨岚也是第一时间反应过来,一步踏出,上前就是搀扶起了黑冥,一边说着:
  “冥佬这是干什么?难不成以为我墨岚是好面子之人?的确,我是对你们有抱怨,然而现在我焦急的还是旋奂这孩子啊,万一裁决机关真把他关进五层监狱,万一监狱里的那些人透露了当年的事,一旦旋奂失控,你知道后果会是如何吗?到时候,黑暗的时代回来,但却不再会是被亚当和夏娃掌握了,科罗纳,她的野性你们还想再遭受一次?”
  “岚…”
  一旁的雪清然担忧着,墨岚情绪再度激动,然而这一次比之最初不知道浓郁了多少,几人也都沉默了,墨岚的焦躁不是毫无道理的,曾经的梦魇,又有谁愿意再遭受?
  “的确,这一切的错都在我,都怪我当初还留有对她的…”墨岚低着头,已经年过四十的他此时却像是一个犯错忏悔的孩子,眼中是迷离与伤痛。
  “岚,都过去了!”
  还不待墨岚说下去,雪清然就是一把从背后抱住墨岚,话语轻柔,尽管都已经不再年轻的两人,这一刻宛如又回到了曾经,回到了二三十年前的那些个经历,两人眼中也都不自觉地流下了泪水,苦涩又温馨。
  带两人稍稍平静后,黑冥说道:
  “墨老弟,孩子的事你放心,渊他一定会最快处理的,而且琉璃的五层监狱裁决者应该是老刘,有些事他应该知道该如何处理,而且即使真的关进了五层监狱,只要老刘说孩子是我们看中的那些家伙应该也不会乱来了,只是可能孩子他也看不到什么好脸色,毕竟老刘最恨的就是这种罪行了。”
  “但愿如此吧!”
  墨岚与雪清然同时说道,两人又互相看了看,眼里依旧是复杂与担忧。
  琉金区,裁决机关看管所,地下,五层监狱。
  墨旋奂还沉寂在对陆花棉的愧疚中,而监狱里的其他人也像是还陷在墨旋奂的罪行当中,一个个就像是不曾看到墨旋奂一般,睡觉的睡觉,打坐的打坐。
  某一时刻,墨旋奂也终于平静了下来,然而看了看左右两边以及周围那不再关注自己的曾经的枭雄们,墨旋奂又陷入了失落,自己也再度蜷缩在草席石床上,准备默默地度过这艰难的时间。
  而这时,毒枭伍百烈朝墨旋奂扔来了一条小虫子,上面还散发着和伍百烈之前身上类似的绿气,当即墨旋奂就是从石床上跳了下来,一脸警惕地看着伍百烈。
  然而这一回头看过去,墨旋奂瞬间就不相信自己的双眼了,伍百烈正一脸笑意的看着自己,仿佛之前的鄙夷都不存在过一般。
  “喂,小子,发什么呆啊,你不是真以为我们在意你这羞耻的罪行吧。”伍百烈一笑,把玩着手中的另一个虫子,渐渐地虫子身上也冒起了绿气,很是休闲惬意。
  “切,老伍你就装吧,要不是空定大师又传话来了,我看你是最不信的!”
  而这时,在墨旋奂另一边的神偷燕三也说话了,不过话语却是带着讽刺。
  墨旋奂愣了愣回头又扫视了一下监狱,发现大家又再度一脸笑意地看着自己,仿佛之前的一幕都是演出来的一样,不知为何,墨旋奂莫名地感受到了一种被信任的喜悦,眼中憋着的苦泪水化作了感动的泪滴,终于又落了下来。
  “我去,三儿你还有脸说我,我记得最开始使脸色的就是你吧!”被燕三无情地揭穿,伍百烈也是不服了起来,直接将手中刚刚调弄好的毒虫扔向了燕三。
  燕三一脸地鄙夷,手中绽放透明光滑,随手这么一抓,尽然就抓住了毒虫,然后就这么扔了回去,很是精准地扔在了伍百烈的嘴唇上方,毒虫蠕动着,竟然钻进了伍百烈鼻孔,众人见状也都一点也不惊讶,反而一个个哈哈大笑。
  墨旋奂也是嘴角一抽,被两人逗笑了。
  伍百烈鼻孔一出气,虫子便被喷了出来,不过很明显毒虫已经死了,伍百烈的鼻气超过了它身上带的毒。
  “哼,看在小娃子终于笑了的份上我就不和你们计较了。”伍百烈轻哼一声,并不在意众人的取笑。
  “既然小娃子都回来了,我们就抓紧时间吧,空定大师的话可都还记得?”真一老者这时也是笑了笑,目光逐渐变得严肃起来。而一干人等也都一一收起了笑容,均是一脸地认真严肃,伍百烈与燕三同样如此。
  墨旋奂也是被突然的严肃气氛弄紧张了,刚刚在自己这上去的近一个小时里,这五层监狱里绝对又发生了什么,而且墨旋奂很肯定,得知自己罪行时众人的表情绝对是真实的,而能让大家在这短短一个小时里改变对自己的看法,那空定大师又究竟传了什么样的话?
  “那个,空定大师又说了什么吗?大家…”
  墨旋奂疑惑着,还不待自己问完,毒枭伍百烈就是一身毒气焕发,绿色的气体不断地从身体上浮现,一股一股将地面都渗成了黑绿色,那阻隔墨旋奂与伍百烈的栅栏竟然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锈着,丝毫抵御不了伍百烈的毒。
  不只是伍百烈,燕三,洪伯,水厨,火舞星…甚至是真一老人,监狱里的所有人都开始启动着自己的能力,一时之间比众人知道墨旋奂身份那时还要闪耀。
  墨旋奂愣住了,眼中是茫然,这突然而来的情景自己是完全没摸着边,即便是自己曾经的外挂也不曾像现在这般有着如此大的视觉盛宴,这一刻,墨旋奂也是真正感受到了众人口中所谓的心之印的强大,百余人的琉璃五层牢狱就是这般,那曾经的黑暗时代,心之印横空乱世又该是何等的盛世壮举或者说可怕灾难!!
  在栅栏快要被腐蚀断裂之时,伍百烈也是不再继续提升自己的毒气,众人也都纷纷保持了现状,像是刻意做好了某种度的衡量,只见伍百烈赤裸着上身,豪气万丈,手中宛如缠绕了一条条毒气毒龙,看着墨旋奂很是精彩地说道:
  “嘿嘿,小子,想知道空定大师说了什么,想知道自己的心印又是什么,那就老老实实地接下真正的心印的力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