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烂柯棋缘 > 第68章 一卦命折半

第68章 一卦命折半


  “师傅~~!师傅~~~~~!”
  道童齐文一下子慌了,抓着道士的肩膀想摇又不敢摇。
  “师傅!!师傅你别死啊,师傅!师傅你别丢下我一个人啊!啊~~~呜师傅!”
  “啊~~!有人吐血了!”
  “在哪在哪?”“那边啊!”
  “真的啊,桌上全是血!”
  “娘哎,这酒楼的菜不会有问题把?”
  “啊!?”“嘶~~~”
  “别吓我啊!”
  整个酒楼大堂都骚乱了起来,几个店小二和店掌柜的也是赶忙往这跑。
  到底还是计缘反应最快,见到这情况也暂时顾不上心头的震动,赶紧送医才是最关键的。
  “齐文小道长,你师傅还没死呢!赶紧搭把手,我来背你师傅去找大夫!”
  “哦哦哦,对对对,找大夫,找大夫!”
  计缘将自己旁边的长凳一脚踢开,说是上小道士搭把手,实际上却是自己双手将青松道人软踏踏的身子扶起来,出手在青松道人身上的大穴连点几下,然后迅速背身微蹲,令其能趴到背上。
  “哎呀各位客官稍安勿躁,稍安勿躁啊,本楼菜食绝对安全,绝不会有问题的呀!”
  掌柜的急得满头大汗,一边安抚其他顾客,一边往角落靠。
  “这位客官怎么了,他……”
  “掌柜的!人命关天,快告诉我这附近哪里有医馆?”
  掌柜的担忧的望望那被染红的桌面,一边用手绢搽汗一边回答。
  “出门左拐到街口后右拐,街市尽头有一家安仁大药堂!”
  “多谢了,堂内诸位莫慌,这位道长饥饿太久吃得太仓促导致旧疾复发,和这汇客楼的饭菜并无瓜葛!掌柜的,多有打扰,这桌找零就不要了!”
  以极快的语速说完这些,计缘才转头对齐文小道士道:
  “小道长记得跟上!”
  不等小道士理解这句话的意思,计缘已经一步跨出,排开周围几个食客并穿过店门到了街上。
  “啊啊啊!等等我!”
  道童齐文赶忙也跟上,只是出了店门之后再看,计缘和自己师傅已经到了街口,吓得他赶紧拼命追去。
  计缘倒也没用上什么身法,但依然健步如飞,背着个人好似没有分量一般跑得飞快,心中思绪也没有停下。
  这个青松道人居然算得这么准,尤其是算完就吐血,很显然是他的身体根本承受不住那份算命的结果,确切的说是承受不住说出算命的结果,也侧向说明此人卜算的能耐。
  ‘泄露天机’这个想法也在计缘脑中闪过。
  可很显然这个青松道人顶多只能算身体健壮,究其根本还是个普通人,甚至连武功都不会,那到底是这世间有点能耐的算命先生都有能耐呢,还是就青松道人尤其强?
  即便是计缘上辈子,算命一事有时真的挺玄乎,有能耐的算命先生很多事情算的是真准,想来这个世界也是大差不差。
  计缘不再多想,现在当务之急还是要把人救活,到底也是因为要给他算命才导致对方沦落至此,一条命换了一顿饭可就太不值了!
  即便输入了灵气,可背上的青松道人依然气若游丝嘴角溢血。
  ‘别真死了啊!’
  。。。
  这次寻医救人可比上次让大夫救狐狸要顺利多了,计缘冲入安仁大药堂高喊大夫救人的时候,里头的老大夫就赶忙来诊病了。
  加上店内伙计一起帮忙,将青松道人齐宣放到了内厅的床上,而齐文小道长也是在随后不久就气喘吁吁的到了药堂内。
  安仁大药堂内厅,老大夫眉头紧锁的又是号脉搏又是翻眼皮往眼睛。
  “大夫,我师傅他……”
  “嘘!小道长不要打扰大夫诊病!”
  老大夫看了看齐文,再看了看计缘。
  “这位道长气血亏空生机薄弱,有武林高手以点穴封气之法将他大穴封住,又似乎吃了什么续命的江湖补药才能撑到现在,我准备辅以药烟熏身的前提下施展针灸一试,你们谁懂武功和穴位的,来帮我!”
  “大夫尽管施救,我来助你!”
  计缘赶忙站出来。
  “嗯,把他衣服脱了,闲杂人等都出去,木儿准备熏艾,若儿把我的几套银针都拿来!”
  ……
  安仁大药堂内厅电器的很快就只剩下了负责医治的几人,齐文也被老大夫的一个店内伙计带到了外堂。
  七老八十的大夫抓着银针眼神居然有一丝凌厉之感,也没看计缘,口中吩咐的声音中气十足。
  “点其穴位,封住他三焦,千万不能让他把一口气泄了!我要施针了!”
  “好!”
  计缘也是额头见汗,紧张程度不见得比上次对战大蛇前低,手指化作幻影在青松道人身上连点。
  而老大夫则对着计缘点过的那些学会在下针刺激,每进行一个阶段,边上的学徒就会上来熏艾。
  持续小半个时辰之后,轻松道人已经被银针扎得好似一只刺猬。
  “这位先生,等我撤去银针,劳烦你给他输入真气护住心脉!”
  “嗯!”
  计缘现在没工夫擦汗,趁着老大夫和其学徒注意力全在青松道人身上,小避水术施展,体表脸上和的汗液全都往后流,汇聚之后从脚下渗出。
  撤银针输气,又是半刻钟过去,现在则有老大夫不停的用双手柔按青松道人的背部,其人七老八十,满身汗水手却一刻不停。
  ‘这个大夫比宁安的童大夫还厉害!’
  这是计缘在心中对其的评价。
  ……
  整个施救过程总共持续了一个时辰,也远比上次救红狐困难和复杂,计缘感觉简直就像是亲身经历了一场后世的大手术一样。
  此时的青松道人躺在床榻上,虽然依旧气息微弱,但至少看得出来,这口气是稳住了。
  “呼……老朽都以为救不回来了,看来江湖高手的内功真气确实神异,医者也该练练啊!”
  老大夫则早就累得坐倒在一旁的椅子上,一边擦着汗一边感叹。
  计缘也不点破老大夫理解的误区,毕竟医者真的学了内功的话,虽然比不上灵气,但对治病也是有帮助的,甚至本来武林中就不乏医术和武功都高明的人。
  “大夫,他多久会醒?”
  “不清楚,不过现在暂时不能透风,不能让其染风邪,否则都白费了,先等一会吧。”
  “嗯!”
  。。。
  已经是傍晚,安仁大药堂内厅,昏迷中的轻松道长身上盖了一层薄被子,身边点了檀香。
  计缘和齐文以及一个药堂伙计陪在边上,老大夫则睡了一觉之后继续在外面看店。
  青松道人慢慢苏醒过来的时候,首先看到的就是内厅的屋梁。
  “嗬…..水…水……”
  青松道人喉咙沙哑的发出声响,让等待的三人都精神一振。
  “我去拿!”
  店伙计立刻起身去拿早就熬好温着的补气茶,齐文则冒着泪花抓在床边。
  “师傅…呜…叫你不要乱说话…呜呜……”
  店伙计匆匆端着一碗茶水过来,靠到床边扶起青松道人的头。
  “水来了水来了!”
  “来,小心,慢点喝!”
  一碗温水下肚,青松道人才感觉自己舒畅了许多,算是活了过来,拍拍还在哭着的徒弟,转头望向一边没有说话的计缘。
  “嗬……我算是知道了…什么叫做妄测天数不自知……我想我不是算到了先生的死,而是我自己的死……”
  计缘歉意的拱了拱手。
  “抱歉累得先生落如此下场了…”
  能开口说话,证明命保住了,说到这计缘也玩笑一句。
  “想必道长是不会再想细瞧计某的面相和手相了。”
  青松道人有些颤巍的抬起左臂,看了看自己的手掌,手纹中一道淡淡血线划过半掌。
  “不…我刚刚醒的时候…就,就已经细瞧了先生的面相……”
  这话一出,连计缘都呆了一下,更别提小道童了,这可真是死不长记性!
  “这位小大夫,我还想喝口水,麻烦你再给我去倒一碗!”
  “好,我马上去!”
  刚刚听得有些云里雾里的药堂伙计抓着陶碗就腾腾腾跑开了。
  等他一走,青松道人的视线重新到了计缘身上。
  “呃嗬…嗬……先生面相根本看不透,越瞧心中越混乱,想必手相亦是如此…..先生…您,不是凡人吧?”
  小道童齐文惊愕的看向计缘,而后者眉头一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