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上当受骗后,我成为了英灵 > 059.崩坏的学生会

059.崩坏的学生会


  英梨梨能出院是一件好事,但就在出院后,她和泉羽空的关系却每况愈下。
  看见泉羽空与木之本凜接吻的那一幕,少女的心似乎真的碎了,从医院回来之后,她在私底下没有和泉羽空说过任何话。
  关系在不断变差的不止他们两人,这种关系恶化的情形,也蔓延到了第三支部学生会的成员身上。
  除了会长蕾缇希娅外,其他的三人都已经递交了退出学生会的申请书。
  最先提出退出请求的人是娜娜,从B18的讨伐任务回来后不久,她住院的母亲病情就突然开始恶化,但这并不是让娜娜导致退出的主要理由,真正导致娜娜离开学生会的原因来自于英梨梨。
  英梨梨的身体并没有完全恢复,还需要定期到医院去复查身体状况,某天,英梨梨来到医院复查时,想起了娜娜对她说过自己母亲的病情持续在恶化。
  “反正自己都来到了医院,不如顺便去探望一下朋友的母亲。”
  于是,有了这个念头后,英梨梨就找到了娜娜母亲所在的病房,在那里她和好友的母亲畅聊了一个下午。
  可问题就在于英梨梨是一个天然呆,什么事情该说,什么事情不该说,她并没有把控好分寸。
  其实娜娜的母亲一直都不知道,尼玛那为了赚钱给她治病,冒着生命危险加入学生会替学院卖命,几乎每周娜娜都要执行最少一次清算任务。
  当从英梨梨的口中得知这些事情后,娜娜的母亲掩面而泣,可怜天下父母心,天底下绝对不会有父母,希望自己的女儿去做任何危害生命安全的事情。
  娜娜的母亲不想成为女儿的负担,所以,之后这位母亲以死相逼要求娜娜退出危险的学生会,于是乎,娜娜第一个递交了退会申请书,这也使得娜娜和英梨梨的关系变得有些尴尬。
  而第二个递交退会申请书的人是英梨梨,娜娜的退出给她留下了罪恶感,她认为是自己太笨不会说话才导致学生会失去了一名成员。
  这也只是英梨梨决定退出的其中一个理由,而另外的一个理由,则是与她的身体有关。
  经过医院后续的治疗以及检测,英梨梨的魔术回路被确定已经完全崩坏,她一辈子都再也无法使用魔术,也就无法成学生会的战斗力,所以,她不想留下来给其他人拖后腿。
  最后退出的人是木之本凜,泉羽空记得很清楚,那天的木之本凜和往日都不一样,他从未见过木之本凜用那么冰冷的态度去对待会长蕾缇希娅。
  那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清晨,木之本凜带着退会申请书来到学生会的部室,然后,她二话不说,就将那封退会申请书狠狠甩在了蕾缇希娅的脸上。
  “你没有遵守我们之间的承诺,蕾缇希娅,你答应过我的。只要我为学院完成十次讨伐,就会帮我找到那个把我父母变成疯子的可恶凶手!可我现在已经替学院收拾了二十几次残局了,结果呢?!你现在居然和我说,那个凶手已经死了!开什么玩笑!来什么狗屁玩笑!我还没有将那家伙碎尸万段呢!他怎么可以就这样死掉!!!”
  情绪失控的木之本凜甚至激活了魔术回路,凌厉的魔力形成了一把无形的利刃,将会长的办公台切割成了两半。
  只差一点,那无形的魔力利刃就要切割在蕾缇希娅的身上,好在木之本凜在最后关头,即时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这才没有闹出大事。
  将学生会的部室弄得一片狼藉后,木之本凜什么都没说就摔门而去。
  除了狼藉一片外,部室里只剩下了沉默,蕾缇希娅什么没说,将办工作上的文件收拾好后,她还把木之本凜的退会申请书小心翼翼放进了抽屉里。
  “大家都走了,那我是不是也应该给自己也写一份退出申请书?”
  蕾缇希娅的嘴角挂着一抹苦笑,她自嘲一般自言自语说出这话,部室剩下的人只有她和泉羽空。
  其实泉羽空还是很喜欢这个学生会的,没事做的时候,大家都会聚在一起聊天,他特别喜欢在部室柔软的沙发上午懒觉,而且,阔绰的蕾缇希娅总会自己掏腰包,请大家吃可口美味的下午茶,每次吃得最多人就是泉羽空,蕾缇希娅总会说“大家多吃点”,像是恨不得要把大家都喂成胖子。
  可如今大家都不在了,想起之前相聚的时光,泉羽空也不由得感慨:为什么事情会变成现在这样?
  “会长,我想知道,是什么样的理由使你留在这学生会里?”
  这个问题泉羽空一直就想问,而现在他终于问出了口。
  他和英梨梨算是被强迫加入学生会的,而娜娜则是为了给母亲治病才加入了学生会,至于木之本凜她的目的是为了找到仇人。
  唯独这个待人总是很和善的会长,她到底是为何而留在学生会替学院工作,她的目的泉羽空一直都想不明白。
  “我身处于此的理由吗?大概只是不想看到有更多的人受到这圣杯战争牵连。你应该也不会忘记吧,在B18的街道上,无数无辜的市民被冻成冰雕,他们的表情被定格在了死前的最后一瞬间,我已经再也不想看到类似的景象,但类似的事情正在不断的发生,必须要有人做点什么……我想阻止这些事情的发生,但我的同伴却一个个的离我而去。”
  蕾缇希娅闭上双眼,揉着太阳穴,这些日子以来的压力,就快要将这女孩压倒。
  “现在B18的事情还没有结束,里面的水比我们想象中的要深得多。”
  在离开学生会的部室之前,蕾缇希娅说了这么一句让泉羽空摸不着头脑的话。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瑟琳娜和含月不是已经死了吗?”
  “你一定还记得,在我们抵达B18之前,我们乘坐的运输机遭遇到的坠机意外吧?我后来又回到了事故现场进行了调查,飞机残骸上残留的魔力痕迹不属于含月,也不属于瑟琳娜,并不是那两位重生的御主击坠了我们的飞机,当时有其他的人在场,而那个人想杀光我们第三支部的所有人!”
  解释完泉羽空心中的疑惑后,蕾缇希娅才神色颓然的离开了学生会的部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