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我不会武功 > 第二百一十三章 小妖孽

第二百一十三章 小妖孽


      “杀了他们!”
  
      灰色光团内传来一声厉喝!
  
      “轰……!”
  
      一瞬间,上百具石像,同时一步踏出,旋即如同一道钢铁洪流,瞬间冲向了项云与雪儿!
  
      眼见上百具拥有天云境实力的石像冲来,两人皆是面色平静,毫无波澜。
  
      “雪儿,我来给你开道,你去捉这家伙,别把他弄死了。”
  
      “放心吧,交给我!”雪儿一脸自信的说道。
  
      此刻,石像大军已经冲杀到了两人身前,丈许之遥。
  
      项云嘴角勾起一丝冷笑,脚下猛地一踏!
  
      “嘭……!”
  
      大地轰然剧震,项云整个人就已经飙射出去,他周身罡气席卷,隐约间化作一条巨龙,环绕项云身周!
  
      项云悍然冲入了石像大军!
  
      他几乎没有任何施展任何攻势,直接双臂张开,如同一座冲锋战车,近乎蛮横的冲撞而去!
  
      “嘭嘭嘭……”
  
      一瞬间,惊人的一幕出现!
  
      那一尊尊身高丈许,气势冲天的巨大石像,但凡与项云身躯接触,瞬间就发出一声炸响,直接是身躯崩裂,倒飞出去!
  
      项云一路如履平地,畅通无阻,而雪儿早就紧跟在项云身后,半步不慢!
  
      两人的速度快到极致,几乎瞬间,就将石像大军中央冲出一条大道,这些石像根本拦不住这两人分毫!
  
      虚空中的灰芒眼看到这一切,都是微微一愣,旋即一声惊呼,直接向着殿外激射而去!
  
      然而,就在此时,雪儿已经腾空而起,施展出缩地成寸的神通,瞬息间追上了灰芒!
  
      灰芒血光一闪,就要再度消失,谁知雪儿却是在虚空中连弹数指,虹光激射而出。
  
      当灰芒消失后,又出现的瞬间,直接就被一道虹光击中,弹了回来!
  
      小丫头兴奋的娇喝一声,就如同猎人逮住了猎物,猛地冲上去,一把抓住了光团!
  
      “哈哈……逮住了!”
  
      光团内顿时发出一阵惊怒的嘶吼。
  
      “你……你放了老夫,快放开我,否则老夫定教你死无全尸……”
  
      “哼,还敢威胁我,看我怎么收拾你!”
  
      雪儿一手凝聚出一条血色长鞭,将灰芒光团束缚在虚空,直接抽打了光团好几鞭子!
  
      “啪啪……!”
  
      血鞭抽打在灰芒之上,灰芒又是冒起阵阵青烟。
  
      光团之中,顿时传来一阵凄厉的怪叫!
  
      “哼,叫你偷袭我,叫你威胁我……!”
  
      雪儿是越打越起劲,而灰芒却是光华暗淡,几欲消弭,连里面的惨叫声,都越来越微弱了。
  
      这时候,项云终于赶来,一把拉住了小丫头。
  
      “行了,雪儿,我还有话要问他。”
  
      ……
  
      雪儿忿忿停手,项云当即探手一把,将那灰色光团禁锢在自己掌心内,他目光不善的盯着光团,幽幽开口。
  
      “你应该就是七玄道人?”
  
      “你……你们是谁,为何要闯入老夫的洞府?”
  
      灰芒中传来一道苍老的嗓音。
  
      项云目光一寒,手中罡气一卷,瞬间搅动的灰芒一阵闪烁,里面又传来凄厉的惨叫声。
  
      “现在是我在问你!”
  
      项云冷厉的声音,不带丝毫感情。
  
      灰芒中的声音渐渐平静,沉寂了片刻,才传来一声有些疲惫的声音。
  
      “老夫的确是七玄,不过只是他的一缕分神罢了。”
  
      “七玄道人的分神?”
  
      天璇大陆,天云境强者可以修炼出元神,可元神离体。
  
      然而,星河武王、乃至极星武皇级别强者,却能够元神分离,妙用无穷,看来这七玄道人不但炼丹造诣极高,修为也是高深莫测。
  
      “你为何被镇压在这玉盒之中,又为什么要偷袭我们?”项云继续逼问。
  
      “呃……”
  
      七玄道人微微一滞。
  
      “说!”
  
      “我……我这是也逼于无奈呀!”七玄声音凄苦的叙述道。
  
      “想必你们也看到那两只冥火禁虫吧?”
  
      “这是你饲养的?”
  
      “不错,老夫当年钻研丹道和虫道,其中炼丹一道,虽不敢说冠绝大陆,却绝对是大陆顶尖水准。
  
      丹道一途,除了焚天塔那几个老不死的,能够与我媲美,天下间谁能出我左右?”七玄道人说到这里,语气明显有些傲然。
  
      随即他又说道。
  
      “然而,我飞羽门虽然是大陆数一数二的炼丹大派,可是老夫当年身为飞羽门之主,修为也只是停滞在了极星武皇初期之境,飞羽门依旧只能算一流宗门。
  
      为了进入顶级宗门之列,我潜心专研育虫之道,想要培育出成熟体的冥火禁虫,让飞羽门的武力,能够震慑大陆其他顶级宗门。
  
      没想到,就在我即将培育出成熟体的冥火禁虫,竟然被人奸人谋害,破坏了冥火禁虫的进化,还让我耗费千年心血的万虫窟尽数焚毁,她将我的分身封印在这玉盒之中。
  
      老夫这一生光明磊落,想不到竟然落得如此凄凉下场,真是上天不公呀……”
  
      七玄道人说道悲处,禁不住声音喑哑,语气哀伤至极,好似受到了天大的委屈。
  
      项云闻言,不由眉头一皱。
  
      “哼,既然如此,你为何要偷袭我们,刚才你应该是想要夺舍我们的肉身吧。”
  
      闻言,七玄道人倒是毫不迟疑的回道。
  
      “这位小友,当真是冤枉呀,老夫当年被那奸人封印于此,他就是想要威逼我,告诉他冥火禁虫炼制之法,可是老夫却宁死不从,这一晃就是万年时光。
  
      方才二位小友撕开阵符,老朽还以为是那奸人派人,想要将我抹除,这才暗中偷袭,还望两位小友谅解呀。
  
      为表歉意,二位小友若是能够救老朽逃脱此地,老朽愿将冥火禁虫培育之法,倾囊相授,不知二位意下如何?”
  
      七玄道人恳切无比的说道,小丫头雪儿虽然顽劣,但听到这七玄道人竟然如此凄惨,被人灭了宗门不说,还被禁锢在此地万年之久,不由升起一丝同情之意。
  
      “项云,这家伙真可怜,要不,咱们把他救出去吧。”
  
      “哎哟……小姑娘,你可真是菩萨心肠,你这般人美心美之人,定受上天庇佑。”
  
      雪儿被七玄这般夸奖,不由心花怒放,却又不好意思表露,只得是捂住小嘴偷着乐。
  
      然而,项云自始至终都是不发一言,只是冷冷的注视着七玄道人的分神。
  
      但在暗中,他已经将一缕神念从体内的,禁锢大魔王的血珠中收回。
  
      此刻项云心中了然,脸上浮现一抹玩味的笑容,他目光直勾勾的望着七玄道人。
  
      “嘿嘿……你说你是被人镇压于此?”
  
      “呃……是呀。
  
      ”
  
      闻言,项云收敛笑容,手中罡气忽然涌出,宛如锋利的刀刃,瞬间席卷向手中七玄的元神。
  
      “啊……!”
  
      七玄道人再次发出一阵凄厉惨叫,痛不欲生!
  
      “这位小友,我与你无冤无仇,你为何下此毒手?”
  
      一旁的雪儿也是用诧异的目光望着项云。
  
      “呵呵……”
  
      项云却是冷笑着望着七玄道人。
  
      “老东西,那道镇符分明是你自己贴上去的,还有“融灵之术”的育虫法门,可不止你一个人知道。
  
      你这分明是想要掌控这两只冥火禁虫,布下的手段!”
  
      此言一出,那暗淡的灰色光团骤然一颤,里面传来一声惊呼!
  
      “你……你怎么知道融灵之法的,这……这可是上古秘典中育虫法门!”
  
      项云冷笑一声,旋即语气一冷!
  
      “嘿嘿……老东西,你怎么不继续编故事了?”
  
      “我……”七玄道人顿时哑口无言,只是心中充斥着震惊之意。
  
      而雪儿此刻也明白,自己刚才上当受骗了,小丫头顿时大怒!
  
      “混蛋,竟敢骗我,我抽死你!”
  
      雪儿手中再次凝聚血色长鞭,又是一通好打,直抽得七玄道人声嘶力竭的惨叫着。
  
      而项云则禁锢住七玄道人的分神,寒声逼问!
  
      “说,你到底有什么阴谋,为什么将自己封印在此?”
  
      七玄道人此刻当真是死的心都有了!
  
      当初那场大灾降世,他为了保命,不得已,将自己的分神自封,他日盼夜盘,渴望着有人能够找到了这里。
  
      直到万年后的今日,终于有人来到了这座大殿,而且只是两个天云境的小辈。
  
      他本以为自己翻盘的机会终于来了,本想夺舍了两个小家伙,没想到这两个小辈,竟然一个比一个妖孽。
  
      七玄道人可谓是足够谨慎,一开始在项云打开玉盒时,都没有出手,就是怕两人有所防备,直到项云和雪儿被那张九品丹方吸引之际,他才突然出手。
  
      谁知雪儿竟是转生者,体内有转生轮盘护体,他根本难以夺舍,而他也不愧是万年前的顶尖高手,瞬间又转而偷袭项云。
  
      结果他万万没想到,项云竟然拥有上古魔魇才有的逆天神通,破灭法目,那一眼,差点没把他分神给打散了。
  
      随即他逃出殿外,本想用石人镇压两人,却没想到这两个天云境小辈,实力完全超越了普通的天云境存在,让七玄道人猝不及防,最终反落入两人手中。
  
      而七玄道人人老成精,何其老谋深算,即便落入两人手中,他也立刻镇定,并开始编造故事,想要博取两人同情。
  
      本以为凭借他的阅历经验,完全可以将两个小家伙糊弄的团团转。
  
      没想到眼前这个年轻人,竟然瞬间拆穿了他的谎言,而且还知道上古育虫秘法“融灵之术”。
  
      当然,他并不知道,项云体内还有一个“老妖孽”,论及知识渊博,十个“七玄”也比不上大魔王!
  
      七玄道人只得是感慨,真是天要亡我,等待万年,竟然等来了两个小妖孽!
  
      “哎哟……!”
  
      七玄道人吃了雪儿十几鞭子,分神眼看着都要溃散了,而项云依旧冷漠不语,而小丫头打得正兴起。
  
      七玄道人终于败下阵来,连连告饶!
  
      “两位小友饶命,饶命呀,老朽这就交代,再不敢隐瞒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