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战斗在魔法世界 > 第144章 地球统一之路

第144章 地球统一之路

『点击章节报错』
  
  不过,这老头虽然大大咧咧的,却是在只言片语下,说出了很多的东西。
  
  “要统一军务标准,统一调度,当然要有统一的市场标准,起码部队的武器制式要通用不是,这几乎可以难死无数人了,更别说,那些小公司小国,哪怕也都是鼻屎国,也是不愿意放弃自己的地位啊。”
  
  王剑说道:“最关键的是他们其实还算安全吧。”
  
  目前来说,对抗魔兽的主力就三方,美洲的美利坚独立对抗东西两大洋上的敌人,而欧洲联军在内部整合上做的也不错,中国不断自己维持的很好,甚至还援助了一下自己的日本邻居。
  
  其他的国家,其实受到的冲击不大,因此居然活的还算滋润。
  
  当然了,这也是大佬不满意的地方所在。
  
  依靠鏖战几十年,无论是欧美还是中日都培养出了强大的常备军,可以说对于其他小国呈现出了压倒性的优势,而他们渐渐也觉得不对味,要求那些小国给钱给人也是正常。
  
  而兽海大陆也不是什么都不做,起码按照之前的发现,也渐渐有沿着海岸线,去侵袭那些小国的可能。
  
  所以,其中的情况,非常复杂。
  
  这些事情,不是王剑可以参与博弈的,哪怕他再玩命十倍,也没有资格,所以他就只是在此哀叹而已。
  
  “目前吵闹的最厉害的,可能就是新兴创业公司,是否可以进入他国,以及关税问题,而那些竞争力不足的小国可是知道,一旦放开了这个口子,自己哪里打得过那些大国的强大公司,直接倒台都是正经。”
  
  王剑想了想,这和自己无关了,不过,也该准备出院,准备自己的大事,火箭可以发射了,那里可是需要人,不能老让唐家的人帮自己维持秩序啊。
  
  “等会我打算申请出院,就不陪了,咱们有机会再聊啊。”
  
  “这怎么好,我还没有把孙女介绍给你呢。”
  
  王剑说道:“下次再说吧。”
  
  “你小子是不是瞧不起我,不行,你再留下,等我孙女到了再说,看看她,可是最漂亮了。”
  
  王剑不由自主的偷看了一眼这个林姓老头,这个样子怎么看也不像是可以生出漂亮孩子的人,额,也不能这么说,那些肥头大耳,一脸鬼斧神工的脸蛋,但个个身边都是绝顶美女,还是每周挨个混呢,所以,还真不一定。
  
  王剑却是马上说道:“这个,我必须说一下,我心里真有人了,哪怕您孙女再漂亮,我也没敢有心思啊。”
  
  这话可是真的。
  
  不过,从屋外突然响起声音,门也被重重推开,一个声音似乎很愤怒,说道:“爷爷,你又在胡说了。”
  
  走进来一个少女,似乎很焦急,走进了林老头,说道:“你不在病房里待着,在这里干什么,和这种不三不四的人说话。”
  
  林老头却是乖觉的笑了起来,似乎非常的吃这一套,说道:“对,我的乖孩子,爷爷不就是来闲逛的,这位……”
  
  她却是说道:“再不会去,我就和奶奶说,你跟护士姐姐说便宜话了。”
  
  那林老头却是嘻嘻哈哈的,为老不尊的回到了自己的病房去。
  
  而那少女,临走的时候,可是悠然回头瞪了一眼王剑,那警告和敌意的目光,绝对是可以杀人的。
  
  王剑无所谓。
  
  目前来说,火箭也要开始准备了。
  
  当然了,要先回朱雀,有正事大事。
  
  冬至日。
  
  祭天仪式开始之前,自己是真的联络不上姬傲雪了。
  
  虽然医生依然不敢让他出院,但总不能把他当做犯人一样抓起来吧,所以王剑跑出来的时候,也就手上抱着纱布,人还是很轻松的,当然了,由于钱包不在,回来也是很麻烦的。
  
  从外围观礼,实际上很难,这可是金陵城今天最大的事情。
  
  祭天,唯天子可为。
  
  姬傲雪一身火红,上面纹绣着各种花纹,本朝以火德为尊,这一身红袍可是极其有讲究的事情。
  
  王剑看着面无表情,陈静到冷漠的姬傲雪,心底一阵疼惜,不过,却是无法跑过去,将其好好疼爱,毕竟,这里此时可以说戒严起来。
  
  起码几千人参加了最初的祭天仪式,相对来说,这仪式非常简单。
  
  哪有什么形象敢于代表老天,而老天也哪里在乎这些繁文缛节,服帖就好,当然了,饶是如此,在朱雀的天道广场,也是折腾了一个多小时。
  
  而能来观礼的人,要么是各国政要,大人物,要么是本地的官员,朱雀的学生,不可能全都过来,王剑如果不是拿着特定的通行证,也是休想接近。
  
  这就是规矩。
  
  姬傲雪一直一言不发,由前方一位老祭司不断念叨着各种话语,点燃玉牌、各种提前准备好的贡品,与所谓的天界沟通。
  
  那烟很奇异,却是没有被封吹散,一直维持着一个圆柱,渐渐到达天空,突破云雾,形成了非常浩大的景致。
  
  王剑撇嘴笑了笑,“这国产神棍也不简单啊。”
  
  他可是与姬家女滚床单到习惯的,早知道,这所谓的天下共祭,根本就是假的,是所谓凝聚人心,大家一起祭天,一起祈福,增加参与感和存在感的东西,至于那烟雾,自然也是各有玄虚,不足为外人所知了。
  
  真正的祭天,却是稍后去凤凰山的事情了。
  
  这一点倒也有意思,按照姬傲雪的说法,其实祭天并不讲究地方,既然天地都是人家的地盘,也就不存在喜欢哪里不喜欢哪里的事情了。
  
  祭天,虽然为了讲究逼格,以及在古代,提升自己身价,所以基本上都是要求名山大川,而且还要要求那些皇帝给予各种修缮祭天台等等,都是自己为了利益啊。
  
  而这祭天的仪式,王剑虽然也是心痒痒的,想过进行研究,但是他知道分寸。
  
  一个女人,把你看在眼里,只默默付出,不在意你本来就和她的姐妹交往,光明正大的说愿意维持关系,不要名分,如果再得寸进尺,要求去了解人家的吃饭的命根子,就过分了,特别是,姬傲雪却是非常正式的说,要剩下她和王剑的孩子,把这祭天的权力传给这孩子。
  
  就这样了,王剑还能做什么。
  
  所以他知道一点规矩。
  
  但是,真正的祭祀,确确实实是有的啊。
  
  普通人的祭祀,不过是祭祀个祖先,或者酬谢神明,祈求升官发财之类的,苦无新意,也没有什么章法,通常都是乱来的很,所谓贡品,就是一些水果猪头。
  
  而到了高一级的人物,自然讲究逼格了,高一些的人,开祠堂祭祖,意味就是将后代的功绩功劳作为喜事上报祖先,人多势众也不受欺负,算是一种古代版本凝聚同姓人心的法子了。
  
  到了高官诸侯,财阀学阀,就更是讲究起来。
  
  祭祖不仅仅是一种在过去多少年的小伙伴面前显示自己现在发达有逼格比你们混得好现在还不来跪舔啊屌丝们的情绪,也是一种自我肯定,事实上,有了这样奋斗目标的话,还算可以给人带来正面的奋斗欲望。
  
  也算是一种不坏的社会活动。
  
  当然,在历史上,祭祖发展出了的祠堂,往往会发展成宗族压迫,以及私刑统治,就过分了。
  
  这依然是民间层面的东西。
  
  到了官方,就开始讲究起来。
  
  祭祀,是以献出礼品为代价的,人们对神灵的归顺,可以跪拜叩头,可以焚香燃纸,但对神灵来说最实惠的祭祀方式还是献上祭品。人有七情六欲,神灵也是如此。人们既然对神灵有所祈求,理应舍得拿出自己最好的东西祭献,以博得神灵的欢心。但人的喜好不一,不同的神灵也各有自己的口味,所以祭品多种多样。
  
  当然了,很多人还计算起来,各种规矩。
  
  正如平安夜吃苹果的笑话,肯定是华国卖苹果的搞出来的话语一样,各种社会规则,其实就是各种因素夹杂起来形成的,你去追寻各种理由,其实很可能就是一个很荒谬的东西。
  
  不是有个说法吗,有个年轻人说起妈妈打小做过年吃的火腿的时候,总是把火腿切成三段,而他老婆却坚持切两段才符合规矩,为这个就开始了一场新年的吵闹。
  
  吵闹的结局当然是皆大欢喜,哦不,是找到了问题的来源。
  
  最后,两人分别找自己的老妈对质。
  
  结果他们的老妈回答的出奇的一致,炖火腿哪里需要什么切段儿的讲究,无非是家里的锅就那么大,那么长的火腿,当然要切开啦。
  
  所谓习俗,大体如此。
  
  人类最初时代,对于法术的掌握仅仅是摸索阶段,少数幸运儿,在掌握了法术以后,往往可以趁机呼风唤雨,冒充先知混碗饭吃,额,只要不被村民们烧死的情况下。
  
  最初的祭祀以献食为主要手段,原因很简单啊。
  
  祭礼起源于向神灵奉献食物,只要燔烧黍稷并用猪肉供神享食,凿地为穴当作水壶而用手捧水献神,敲击土鼓作乐,就能够把人们的祈愿与敬意传达给鬼神,祈求神秘力量赐予自己生存的能力。
  
  在诸多食物中,又以肉食为上品,在原始采集和狩猎时代,肉食是人们拼着性命猎来的。当原始农业和畜牧业发展起来时,肉食仍极为宝贵。
  
  在农耕时代,拎着猪头找错了庙门简直就是最大的悲哀啊。
  
  正因为如此,肉食成为献给神灵的主要祭品,古代用于祭祀的肉食动物叫“牺牲”。
  
  其次,华国祭天最重要的东西,是玉。
  
  作为全世界唯一仅有的玉崇拜民族,对于玉这个祭品的重视也是由来已久,而除了华国人,几乎都是金崇拜民族,这就是文化不同了。
  
  玉制礼器是最特别的,更别说,姬傲雪身上那一方白色美玉了。
  
  天子举行的祭天礼,于每年冬至日举行,其实很简单,春天要播种,夏天要防汛,秋天要收获,你在这个时候搞事情,信不信老百姓搞你啊。
  
  所以,冬天搞各种节日是最重要的。
  
  同时,也是向上天报告,这一年国家风调雨顺,对外砍人活动顺利,形势一片大好,不是小好。
  
  从古代开始,祭天就规定了地点与仪式的各种规矩,从时间、天子的袍服以及仪式的顺序,不过,越是到后来,这些规矩就开始变化,特别是人类对于法术的理解更加透彻后,对于祭天仪式就更是掌握的明白。
  
  看着姬傲雪的忙碌,王剑却记起,姬傲雪特别郑重的说起,真正的祭天礼。
  
  不用任何牺牲,笑话,如果真有天意,那么他会看得上烤猪肉啊还是猪头肉啊还是香蕉橘子啊。
  
  人家看不上这玩意呢、。
  
  更别说你上香啊,焚烧玉帛啊,都是没有用的玩意儿。
  
  “那么,怎么才算祭天呢。”
  
  姬傲雪当时非常严肃:“闭目,以祭器沟通,天意自然回应,同时,天意会扫描祭天者的内心,是否是当年姬家血脉,以及是否能做到心境冰清,不为外物所动,并且心无恶念,如若成,则降下天谕,引起异象,天地之威,震慑人心。”
  
  王剑想了想,说道:“那如果不成呢。”
  
  姬傲雪想了想,说道:“当年曾经发生过这样的事情,有人强行认为可以替代先祖祭天,获得先祖的力量,于是就依靠手中军队,强行祭祀,跟着就被天雷劈死了。”
  
  王剑点点头,记起当时的对话。
  
  不过,正如某个死者家属,询问给自家父亲做法事的和尚,说这法事,死人能看见吗,那和尚却是说,法事是为了让活人安心。
  
  与姬傲雪早已相约一生的王剑,当然知道,所谓祭天,沟通“天意”,根本用不了那么麻烦,“天意”到底是什么,王剑还不了解,但也不可能伸手去试探,但他知道一件事,这确确实实是客观存在的事物,而且,是可以接受反馈,帮助本国做事。
  
  可以说,一旦保护姬傲雪做到了准确位置,足够的准备,她一个人就足够引发一场巨大的天灾。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