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穿越兽世:兽王,别乱来! > 第四百七十三章 曼莎他们出事了

第四百七十三章 曼莎他们出事了


      第四百七十三章曼莎他们出事了
  
      季沫对着上方那些冲过来的翼豹族兽人喊道,“你们都别动,否则的话,我就杀了他。”她的手中拿着藏刀,直直的对着那只翼豹的脖子。
  
      翼豹族的兽人都停了下来,落地之后全都站在一边看着季沫,“你,你要干什么?你要是敢动何叔的话,我们不会放过你的。”
  
      季沫挑眉笑了笑,手中的藏刀却又朝那兽人的脖子靠近了一寸,“不要威胁我,现在是我在威胁你们,而且我也可以告诉你们,他现在还不会死,但如果你们再敢乱动的话,我可以让他立刻死。”
  
      “何叔要是死了,你们翼狮族的人一个都别想活着离开。”
  
      季沫眼神微凝了一下,然后指着兽人肚子上的箭说道,“我告诉你们,他的这支箭是必须要拔出来的,否则的话,他的血是止不住的。”
  
      翼豹族的兽人各个都用愤恨的目光望着季沫,“你到底想怎么样?”
  
      季沫真要说话,目光却瞟到了站在旁边的石头,确切的说是石头上的伤口。
  
      他的衣服早就已经被鲜血然后了,而且石头的脸色看起来也苍白的过分。
  
      季沫一惊,快速把藏刀递给了库溟,自己赶紧冲到石头面前,一把抓住他的肩膀问道,“石头,你受伤了?你怎么不说?”
  
      季沫拉着石头来到翼狮族的保护圈内,然后冷声命令道,“脱衣服。”
  
      石头回头,憨直的说道,“阿姐,我没事,你还是先解决这个人吧。”
  
      “没事什么呀?你以为你有多少血可以流?”季沫有些生气的朝着石头大吼,但是吼完之后,眼睛就红了,她怎么会不知道石头是为什么会受伤,肯定是刚才着急她,才会不管不顾的冲过来。
  
      石头看到季沫要哭,赶紧转过身,乖乖的把身上的衣服脱下来,衣服连着血肉都被他一把扯了下来,却并没有痛呼出声,只是身体微微轻颤了一下。
  
      季沫看着那些深可见骨的爪痕,眼中忽然闪过一丝戾气,从库溟手中抓过藏刀,站起来就冲到了翼豹族那些兽人面前,毫无章法的挥刀,那些兽人哪里能站着不动。
  
      但是刚要躲开,季沫却直接对着那一群人洒下一大包的痒痒粉,随后快速后退,再次躲进了翼狮族的保护圈里。
  
      “这是给你们的一点儿惩罚。”
  
      这些痒痒粉是季沫稀释过的,所以并不会造成跟狐族二长老那样的惨烈状况,但却也绝对不好受。
  
      季沫看了看翼豹族那些已经开始东倒西歪抓痒痒的人,冰冷的说道,“这是给你们的一点儿教训,我们翼狮族处处忍让,没有动手伤你们,可你们却伤了石头。”
  
      季沫的话那些人都听到了,可是此时却根本无从辩驳什么,因为太痒了,好像一停下来,身体就被千万条虫子爬似的难受。
  
      季沫才懒得理会他们,她赶紧把石头抓过来,先是用清水给他清洗了伤口,然后往伤口上撒了药粉,最后又用兽皮包裹住。
  
      西娅赶紧从石头的包裹里又给他找出一套棉衣穿上,她看着季沫已经冻的红肿的手,有些心疼的道。
  
      “季沫,你赶紧裹着被子暖一下吧,你会被冻僵的。”
  
      季沫对着西娅笑了笑,看向那位何叔,轻叹了口气,“算了,虽然现在我想让你死轻而易举,但是看在你是曼莎他们的族人的份上,我就救你一命吧。”
  
      季沫说着,毫不犹豫的抓住那支箭,用力拔了出来。
  
      如柱的献血喷洒出来,一些翼豹族的兽人看到这一幕,都忍不住大叫起来。
  
      但季沫却是一脸沉着,她手中抓着一大块的兽皮,快速堵在了伤口上,然后对着库溟说道,“快,帮我拿药瓶。”
  
      库溟赶紧从药包里帮季沫把止血的药拿了出来,季沫一点点的移开兽皮,然后库溟往伤口上撒药粉。
  
      翼豹族本来有兽人要冲过来,看到这一幕,也都停了下来,只是看着季沫。
  
      西娅赶紧把自己身上的大披风给摘下来,系在了季沫的身上,看着她越来越红肿的手,眼中满是担忧。
  
      库溟也看的着急,可是没办法,他们这些人是不会处理伤口上药的,只能季沫来做。
  
      等季沫好不容易给何叔也包扎好了伤口,她回头一看,发现翼豹族那些兽人此时已经全部都光着身子了,有些甚至直接躺在雪地里打滚。
  
      季沫忍不住轻笑了一声,扭开了头。
  
      看到她扭头,西娅笑道,“不用管他们,让他们在雪地里在打一会儿滚儿吧,刚才那么对我们。”
  
      季沫点点头,扭头看向何叔,淡淡的道,“既然醒了,就不要装了,还是回答我几个问题吧,不然的话,我可以让你永远都醒不过来。”
  
      季沫话音落下,那何叔便睁开了眼睛,而且身体迅速缩小,变成了人形,季沫看着自己刚刚包扎好的伤口,连捆绑的线绳都脱落了,无奈的说道。
  
      “你伤口还得重新包扎,希望你配合一下,不然会再次出血的。”
  
      何叔没说什么,只是望着季沫的眼神透着几分探究,他试探性的问道,“你是季沫?你是医者?”
  
      季沫皱眉,“你认识我?”
  
      何叔的眼中闪过一抹深沉的恼怒,而且也并不掩饰,“听曼莎回来说过。”
  
      曼莎?季沫皱眉,“你跟曼莎是什么关系?”
  
      何叔也没隐瞒,淡淡的道,“她是我弟弟的崽子。”
  
      “那就是说,你是曼莎的亲伯伯了?”季沫惊喜的看着何叔,“那你能带我去找曼莎吗?我真的是她的朋友。”季沫说到这儿,皱了皱眉。
  
      “不对,你之前听我提到曼莎的时候,为什么是那副表情?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们发生什么事了吗?”
  
      何叔紧紧的盯着季沫,有些不太相信的问道,“你真的不知道曼莎出事?”
  
      季沫脸色一变,连包扎伤口都顾不得了,焦急的问道,“她到底出了什么事?”
  
      何叔的目光看向那边在雪地里不断打滚的兽人,脸色有些不太好看,“你把我的那些族人怎么了?”
  
      季沫轻咳了一声,随后坦然道,“他们伤了我的朋友,我只是小小的惩罚他们一下而已。”
  
      她说着从药包里拿出一包药粉递给严青大叔,严青大叔接过来点了点头,径直朝着那些翼豹族兽人走了过去。
  
      季沫也快速帮何叔吧伤口重新包扎,随后焦急的问道,“你现在可以告诉我曼莎到底出什么事了吧?”
  
      何叔见季沫眉宇间好像真的对曼莎充满了关心,并不像是装出来,不禁疑惑的问道。
  
      “难道真的不是你们翼狮族的人围攻了他们?”
  
      季沫跟翼狮族的兽人全都不明所以,季沫却从中嗅到了危险的味道,她一把抓住何叔,沉声问道,“这到底怎么回事?我们都没见过翼豹族的人,怎么会围攻他们?何况曼莎他们还是我的朋友呢。”
  
      何叔听到季沫的话,往旁边挪动了一下,靠在树上叹了口气,“我们翼豹族最近很不太平,翼蛇族最近频频进攻我们部落,虽然都被我们抵挡了回去,但是那些蛇……那些没有意识的蛇被翼蛇族兽人驱使着经常进部落咬伤人。”
  
      “曼莎的阿母也被咬伤了,中了蛇毒。所以曼莎无奈之下,便说要带人去找一个朋友,说她那个朋友是医者,一定能解蛇毒,可是没想到,一个月之后回来的时候,她已经受了重伤,到现在也没有醒过来。”
  
      季沫脸色一白,有些难以置信的问道,“曼莎受伤了?昏迷不醒?一般的蛇毒的话,你们应该也是有药能解吧?怎么会……”
  
      “那不是一般的蛇毒……”